边角花纹

总觉得 有人说 “只要ta依然笑着,我就相信这个世界依然存在着希望” 非常矫情
也非常过分
自欺欺人般忽略加诸于其身的痛苦,只一味期待着ta能继续笑着,好让你继续存有希望;像是压榨着冬日里仅有的温度,好让你对春天存着一份念想,不去想那火的焰心是否已然冰冷。

然而,我却依然这样希冀着,希冀着他能一直笑着。


to Allen Walker




评论(3)

热度(13)